当前位置:南京伴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历史一个刘邦敢爱却不敢接近的女子薄姬
一个刘邦敢爱却不敢接近的女子薄姬
2022-09-20

秦朝末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各地诸侯纷纷响应,魏国贵族魏豹在魏国起兵。魏媪看到天下大乱,薄姬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很不安全,魏豹深得人心,日后应该有所作为,就把薄姬送给了魏豹。

魏豹看薄姬朴素、典雅、大方、温和,就非常喜欢薄姬。薄姬看魏豹高大、魁梧、勇敢、坚强,薄姬也发自内心地爱上了魏豹。两个人都认为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魏豹起兵后,并不顺利,秦军进攻魏国,魏豹战败,薄姬鼓励魏豹继续战斗,建议他去找楚怀王。此时薄姬才发现自己做事冷静,思维敏捷,她好像有辅佐别人取得成功的天赋。

魏豹获得楚怀王的支持,在项羽破釜沉舟进行巨鹿之战的时候,魏豹也收复魏国二十多座城池,接着跟随项羽兵进关中,此时魏豹看到了项羽的残暴,他不愿意像项羽这样对待人民,薄姬也认为项羽日后必然失败。

刘邦在关中起兵,明烧栈道暗渡陈仓,消灭了三秦,魏豹决定投靠刘邦,跟随刘邦进攻彭城。但是,魏豹看到刘邦也有问题,刘邦喜欢骂人,骂手下将领就像骂奴隶似的,魏豹出身高贵,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薄姬也不愿意自己的丈夫每日受辱。

正当面临选择的时候,薄姬的母亲魏媪请算命先生为女儿算了一卦,算命先生说薄姬日后“当生天子”,魏豹听说后,当然想到他日后就是天子的父亲。所以,他们合计的结果就是不随刘邦也不跟项羽,自己另立山头。

魏豹以探望母亲为由向刘邦请假,回到魏国后立即封锁了河面,刘邦此时最主要的敌人是项羽,就派谋士郦食其前来游说魏豹,争取魏豹再次归附。

魏豹说:“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耳。今汉王慢而侮人,骂詈诸侯众臣如骂奴耳,非有上下礼节也,吾不忍复见也。”

于是刘邦派韩信进攻虏豹,魏豹是勇将,智谋不足,不是韩信的对手,被韩信抓获,送到荥阳,魏豹的地盘也成了刘邦的郡县,刘邦并没有杀掉魏豹,他派魏豹防守荥阳,但是把薄姬留在了后方。

项羽的楚军围攻荥阳,刘邦的将领周苛认为魏豹曾经反叛,很不可靠,就杀掉了魏豹,后来荥阳城破,周苛被杀。

此时,刘邦没有必要照顾薄姬了,把薄姬送到了军队里的纺织作坊中,薄姬失去了自己的爱人、土地和权势,成为了一个官家奴隶,被别人呼来唤去,连打再骂,像狗一样活着,连她的母亲也忧郁而死。

薄姬那颗高贵的心灵仿佛被揉成了面团,又被切成了菜馅,薄姬深悔不该让魏豹反叛刘邦,一再谴责自己的急躁莽撞。

后来刘邦也听说了这个“当生天子”的薄姬,他来到纺织作坊。此时的薄姬衣衫褴褛,疲惫不堪,但是掩不住她高贵的气质。

刘邦看到薄姬,立即被触动了内 心深处的东西,刘邦虽然出身痞子,但他追求高贵,薄姬的气质就像公主一样,刘邦看了又看,把薄姬纳入后宫。

刘邦也知道自己痞子气很浓,薄姬虽入后宫,刘邦却不敢闭门撒野,他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刘邦即使在被项羽打得大败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缺乏自信。

到了宫里,薄姬的生活改善了,她又开始研究身边的人了。醋坛子似的吕后使她偷偷发笑,曲意奉承的戚夫人使她嗤之以鼻。

对比刘邦,魏豹确实不能成就大业,刘邦耐心、沉着、智慧、顽强,魏豹勇敢、急躁、肤浅、幼稚,当初魏豹被韩信生擒回来,刘邦不杀魏豹,也算是大恩了,现在刘邦已经称帝,一统天下,也算是大贵了,对于这样一个人,自己还能有什么不满意呢?

在后宫争取刘邦宠幸的大潮中,薄姬不由自主地希望得到刘邦的青睐,起码看一看这个成就大业的人。

实际上,后宫中给刘邦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薄姬,但是她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像谜一样让刘邦猜不透。

、一天,刘邦和自己的两个宠姬管夫人和赵子儿玩耍,听两个人说起她们小的时候和薄姬是很好的朋友,薄姬和她们相约:“先贵无相忘。”此时,刘邦才明白薄姬追求的就是富贵,刘邦终于有了信心,决定临幸薄姬。

这天薄姬做了一个梦,梦见天上的苍龙落入了自己腹中。第二天,刘邦来了,两个人聊起往事,薄姬把自己的梦告诉刘邦,刘邦说:“此贵征也,吾为女遂成之。”于是两个人共赴巫山。

完事之后,薄姬发现刘邦和魏豹完全不同,刘邦完全没有魏豹那份真情,更没有那份专注,在和刘邦的做爱中只有性没有爱。

在亲密接触中,薄姬感觉到了刘邦的虚伪、狡诈和薄情,而魏豹是那样的真诚、炽烈和激情,是啊,魏豹为什么死?

当初周苛怎敢擅自杀害魏豹?一定是有刘邦的允许,以刘邦的阴险狡诈,他一定会安排周苛在危急的时候杀死魏豹,这太符合刘邦的性格了。想到这里,薄姬感到肮脏和耻辱,在黑暗中握紧了拳头,眼角挂着泪珠。

刘邦知道他骗不了薄姬,再也不能去薄姬那里了,否则他杀害魏豹的真相就会完全暴露,他在薄姬的眼中不单看到了无奈,也看到了怒火,他在内心深处喜欢薄姬,但是他知道薄姬永远不会属于他。

薄姬更加不幸,当初她和魏豹夜夜欢情,盼望着有个孩子,却一男半女都没有,现在和刘邦同床异梦的一夜,却使她弄大了肚子。

尽管身在宫中,她照样可以不去面对刘邦,但是她又怎能不面对这个孩子呢?是恨?还是爱?是耻辱?还是欢乐?是阴暗的地狱?还是明亮的天堂?苍天啊,你打一个霹雳,驱散这漫天的雾气吧!